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|吉林快3走势推荐|

绝世盘龙

534 好,大快人心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绝世盘龙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陈不易要说什么,非得避开我呢?

    这种话?#27604;幻?#27861;问出来,?#36824;?#25105;可以确定的是,陈不易不会再认许东升这个女婿,更不会和王海生?#25512;?#20849;处了,接下来恐怕会有一场好戏。于是我就放心大胆地出去了,回到了几乎人满为患的大厅之?#23567;?br />
    这时候人来的更多了,各行各业的大人物齐聚一堂,我在其中根本不算什么,也没有谁会注意我,但?#19968;?#26159;第一时间进入闫玉山等人的视线?#23567;?#25105;刚站在大厅不久,闫玉山和苗懒、苗散就围了?#20384;矗?#31505;呵呵说:“张龙,你刚才去哪了,还以为你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人如同苍蝇一样烦,我也毫不犹豫地回怼他们:“关你们什么事?”

    几人还是嘻嘻哈哈,说道:“你没跑就行,我们一会儿就要你命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几人便散开了,去和别人说话。大厅里面还是很热闹,我就站在角落里面吃着蛋糕。许东升也在,很多人围着他,今天晚上他是焦点,他和王海生、聂阳等人谈笑风生,在陈不易正式介绍之前,?#28982;?#19968;个脸熟。

    不少人冲着他指指点点,说他就是陈不易钦定的女婿,别看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秘书,将来前途不可限量!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,陈不易还没出来,气?#31449;?#28888;托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轻音乐依旧静静流淌,许东升做着一个合格的?#24739;?#33457;,和这个说说话,和那个说说话,情商爆表的他应付自如。闫玉山等人也瞅了个机会围上去,和许东升说着、笑着,一边聊还一边往我这看,显然是在向我?#23601;?#28843;耀他们和许东升的关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许东升却主动朝?#26131;?#26469;,闫玉山等人?#27604;?#19968;脸讶异、吃惊。

    要不是我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,现在肯定会得意的,可惜现在我明白了,他们是在做戏,那我就陪着做。

    许东升走过来,低声对我说道:“他们几个刚才和我说了,宴会结束就要你命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是啊,我也正发愁呢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派车子送你走,老爷子的车,没人?#20381;?#20320;!”许东升一副很关心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?#36824;?#38379;玉山等人看我,就连王海生都看着我,就等我往坑里跳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等一等吧,莫鱼还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去卫生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?#20154;?#20986;来,我就送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升哥。”

    “不?#25512;?#35841;?#36855;?#20204;是老乡呢。”

    许东升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想,狗屁老乡,别人是老乡见老乡、两眼泪汪汪,你可倒好,坑老乡没商量!

    许东升继续和其他客人说着话,夸赞之声不绝于耳,大家都知道他是陈不易的女婿,上赶着想要和他搭上关系。闫玉山等人始终盯着我,就连王海生都时不时地看我,仿佛我是一头肥美的羊,就等时辰一到把我宰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?#24187;?#22320;过着,闫玉山似乎有点不耐烦了,走到许东升面前和他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许东升点点头,又朝?#26131;?#36807;来,低声说道:“大事?#24187;睿?#20182;们想要?#38405;?#19979;手,我现在就派车送你走吧!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可是莫鱼还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?#20154;?#20102;,闫玉山他们的目标是你,不是他,你安全了就?#23567;!?br />
    许东升一边说,一边用手勾着我的肩膀,把我往门外送。闫玉山见状,也不动声色地往门外走去。我刚走了两步,就停下了,说道:“升哥,?#19968;?#26159;等一等莫鱼吧。”

    许东升有点发了脾气:“你废话可真多,都跟你说了他没有事,你怎么不听呢?我就问你一句,你走不走?我可是看在老乡的份上才帮你,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暗骂,但是嘴上仍旧谦逊:“升哥,谢谢你的好意,可是我们兄弟不能分开,再等等吧!”

    许东升终于彻底恼了,冷哼着说:“好,我给过你机会了,是你自?#22909;?#26377;珍惜!”

    说完,许东升掉头就走,同时还冲闫玉山等人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闫玉山等人二话不说,立刻朝我这边冲了过来,我都没想到他们?#20197;?#23476;会上动手,一边后退一边说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本来一派和谐的宴会上突然起了一些骚动,闫玉山、苗懒、苗散三人在大厅里对我围追堵截起来,我也只能借着地理环境不断躲避,还把水果、蛋糕、红酒不断往地上推,把好好个宴会搞得乱七八糟、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众人都挺吃惊,?#36861;?#26397;我们几个看来,完全?#24187;?#30333;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?#27604;?#20063;有一部分人知道,比如聂阳等人就心知肚明,但却假装没有看到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戴煌和莫海涛就忧心忡忡。我一边在人群里四处窜,一边大声叫着:“你们要干什么,聂局还在这里,你们就敢动手,是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聂阳的面子?#34892;?#25273;不开了,只好跟着叫了两声,问我们干什么,不要在这闹事。

    ?#27604;唬?#38379;玉山等人觉得有王海生撑腰,完全?#35805;?#32834;阳放在眼里,继续对我围追堵截。聂阳的脸?#34892;?#38590;看,王海生立?#28108;?#26102;地说:“聂局,这不是那个盘踞建邺、江宁、雨花台三区的<x>黑社会</x>大哥张龙吗,他们几个这是在帮你抓贼呢!”

    聂阳立刻?#25512;?#19979;驴,点着头说:“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好嘛,他终于可以轻松看戏了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众人一开始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的,经过一番交头接耳、窃窃?#25509;錚?#24930;慢就知道了。王海生要杀的人谁?#20381;?#21834;,?#36861;?#36991;让、散开,生怕和?#39029;?#19978;一点关系。

    我看聂阳也指望不上了,只好大声叫道:“这可是陈主任的宴会,你们是不是不把陈主任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我一边叫,一边把蛋糕、红酒什么的往闫玉山等人身上砸,被我这么一折腾,满地都黏糊糊的,还有玻璃渣子。闫玉山他们早就想动手了,碍于陈不易的面子才拖到现在,听我又把陈不易的名字搬出来,他们顿时?#34892;?#29369;豫,畏首畏尾起来。

    在金陵城,虽然有了王海生的支持,但如果得罪了陈不易,也不是一件好事情啊!

    王海生立刻叫道:“没事,陈主任不在,由他女婿许东升全权负责!许东升没拦着你们,就大胆放心地去干吧!”

    虽然许东升的身份还没正式公开,但这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,我却不信这个邪,立刻叫道:“谁说许东升是陈主任的女婿,陈主任说了吗?”

    王海生冷笑着说:“我和老陈什么关系,许东升是不是他的女婿,难道?#20063;?#30693;道?闫玉山,别磨磨蹭蹭的,赶快把他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闫玉山应了一声,立刻加快速度朝我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人多,都是有身份的,我四处钻、四处窜,他们也没法放开追。现在大家都散开了,中间有着一大块空地,闫玉山终于可以放开手脚,更何况还有苗懒和苗散配合,三个?#24179;?#26432;手一起围拥?#20384;矗?#25105;根本就躲不开,分?#31181;?#23601;被他们给按住了。

    闫玉山最先?#35828;?#20102;我,接着苗懒、苗散又按住了我的胳膊和腿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我使劲挣扎着,但是可想而知,根本挣扎不开,只能大声叫着:“陈主任,陈主任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能救我的只有陈不易了。

    但不知他和莫鱼、陈?#33485;?#22312;说什么,直到现在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,大快人心!”王海生拍着手说:“看你这次还往哪跑?#32943;?#20320;这样穷凶极恶的罪犯,就是人人得而诛之!你还叫陈主任?你看陈主?#21355;?#19981;理你?快把他拖出去,别让他在这影响咱们心情!”

    闫玉山等人便把我往外面拖,我则继续挣扎、大叫,不断呼唤着陈主任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冷漠,所有人都冷眼看着我,毕竟我的性命和他们无关。果果站在人群里,?#20197;擲只?#22320;冲我说着活该,许东升则站在一边?#32842;?#19981;语,目光冰冷地看着我,好像还是我对不起他似的。

    就在我即将?#29004;?#20986;门的时候,陈不易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:?#30333;?#25163;!”

    接着脚步声响起,陈不易果然从后院绕了出来,看了一眼现场的环境,面色?#34892;?#38590;看地说:“这是什么意思,怎么我的宴会闹成这样?!”

    陈不?#23376;?#27668;凌厉,狠狠?#19978;?#38379;玉山等人。

    “玄武?#24405;搖?#30340;陈不易一发怒,现场顿时一片噤声,谁也不敢说话,聂阳都不吭气了,闫玉山等人更是噤若寒蝉,立刻把我放了,我则站了起来。只有和他平级的王海生,立刻开口说道:“老陈,是这样的,刚才那个叫张龙的在这闹事,我便让人把他抓起来了,否则影响咱们心情!”

    陈不易像是吃了枪药,冷冷地说:“在我的地盘上抓人,不用经过我同意吗,还是根本?#35805;?#25105;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陈不易绝对不会和王海生这么说话的。

    王海生显然觉得陈不?#23376;械闫?#24618;,但还是笑着说道:“你女婿不是在这吗,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王海生一边说,一边冲许东升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许东升立刻走了上去:“老爷子,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陈不易就打断了他,冲王海生说:“谁说他是我女婿了?”

    ?#28216;?amp;quot;buding765"微X公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绝世盘龙最新章节。
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
时时彩赛车计划软件 8亿彩app下载 上海快三计划网址 管理日程的软件 哪个直播平台有捕鱼直播 重庆时时计划官网 11选5技巧稳赚前三直 德国pk10免费计划 时时彩500元倍投 河北快三套选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