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|吉林快3走势推荐|

我成了一条锦鲤

第0350章 扬名欧洲!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我成了一条锦鲤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9位评委一排坐开,凯特·布?#35760;?#29305;位居正中,带着笃定的微笑,非常有气场。

    底下是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记者。

    凯特首先简单地回顾了一下评审工作,同时对电影节,对其他的评审同事大为夸张了一番,然后说了关于电影和女性电影?#35828;?#35805;题,但总体上很简短,大约就几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剩下的全是留给记者的。

    头一个问题来自法国本土。

    “你们授予了戈达尔《影像之书》特别金棕榈的荣誉,评委会是怎么考虑的?特别金棕榈和金棕榈之间区别在哪里?为什么你们认为《小偷家族》应当获得金棕榈,而戈达尔获特别金棕榈?”

    关心自己家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们惯例上无法说明具体的评审过程,因为都签署了保密协议,我们必须确保遵守这里的规则。”凯特也挺官方的:“关于为什么会有特别金棕榈,事实上很多人认为,我们是在法国的电影节致敬一位法国的电影大师,其实并非如此。你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我们给的奖是授予《影像之书》的,我们认为这是一部对电影的未来极为重要的作品,可能在若干年后,大?#20063;?#20250;意识到它的重要性。那么作为影响力重大的电影节,我们有义务将这样一?#30475;?#34920;未来的作?#26041;?#32461;给大家。”

    记者追问了一句:“所以这是荣誉金棕榈和特别金棕榈的区别?荣誉授予个人,特别授予电影?”

    “并非如此,福茂告诉我们,荣誉金棕榈属于电影节的至高荣誉,应?#20667;?#24433;节?#31383;?#21457;,评委会可以通过其他的奖项来表彰《影像之书》,这就是为什么会是特别金棕榈。这是我的理解,荣誉来自戛?#20667;?#24433;节,而特别来自本届评委会。”

    答案非常明确。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来自于棒国记者,主持人似乎也知道一定有这个问题,所以第二个机会就直接给了棒国记者。

    这英语口音,略微迷。

    ?#21834;?#29123;烧》是本届电影节口碑最高,场刊评分最高的电影,但是最终它一无所获,评委会是否在刻意和大众评分保持距离?”

    依然由凯特回答,她今天是绝对的主角,大致上每个问题她都要回答,除非记者点名问某个评委——大部分时候不会,所以其他评委基本上是补充者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评价谁没有拿奖?#32422;?#20026;什么,评委们对奖项都存在不同的意见,但是最终我?#20999;?#35201;给出一个奖单,这是坚持和妥协的艺术。《燃烧》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电影,但奖项只有那么多,我们必须取舍。”

    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没了,大热倒灶,倒灶之后也就没了。

    除了棒国和一些电影粉丝,大约不会有更多的人会关注这件事情了。戛纳从来也不是根据场刊给奖的,去年口碑更好的,得奖希望更大的《托尼·厄德曼》同样颗粒无数,引发的震动,远比今天更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九个人团队评奖的机制,每个人都只需要从自己出发。

    第三个问题才是金棕榈得主《小偷家族》。

    凯特非常大方地表明了评委会的态?#21462;?#20182;们认为金棕榈应当被授予一部各方面都相当高水准的电影,在执导能力,演员表演?#32422;?#25668;影画面等等各种层面都足以担当起金棕榈的荣誉。

    加拿大评委认为《小偷家族》兼具优雅和深刻,这一点和?#38431;?#20185;降》有一些类似之处,他很开心看到亚洲电影在这一方向取得成就。

    亚洲评委张镇也回答了关于亚洲电影获金棕榈的话题。

    拿都拿了,吹呗。

    第四个问题,由独眼浪记者获得机会——非常懂,这几个问题,该给的记者都给到位了,大家都关心自己应该关心的。棒国关心《燃烧》,法国关心《影像之书》……接下来轮到中国记者关心?#38431;?#20185;降》和《江湖儿女》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问题可能比较长。首先贾章柯导演的《江湖儿女?#35775;?#26377;任何奖项,评委是认为它在哪一方面有不可忽视的缺失么?然后是?#38431;?#35265;神灵?#24503;?#20043;地》,评委会不仅给了电影一个评审团?#20445;?#36824;特设了评委会特别表演奖给演员季铭,所以我们很希望知道,评委们是怎么考虑的,?#32422;?#20026;什么要特设这个?#20445;?#23395;铭的表演在哪些方面如此打动评委?因为评委会没有选择将最佳男演员授予他,也没有开出影帝双黄蛋,而是选择特设奖项,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还有,哈哈,如果可以透露的话,能请极力推荐的那两位评委说一下想法么?”

    想得美。

    凯特大笑了几声,然后整了整表情,显然她打算好好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首先我要重复一遍,对于没有获奖的影片,并非它?#36824;?#20248;秀,或者有什么特别大的不足。而是奖项只有那么多,有更合适的获奖者,那么我们就没法把奖授予其它优秀的电影和电影人。

    然后关于?#38431;?#35265;神灵?#24503;?#20043;地》,我可以告诉你,所有评委都?#19981;?#23427;,包括它画面上的纯净,情感上的纯净,?#32422;?#23637;现出截然不同的中国电影哲学。导演和演员们在一部非常漂亮、非常动?#35828;?#30005;影里去探讨了关于城市青年人群的焦虑和压力,而它本身使用了一种不会让人产生压力的方式来?#33268;?#36825;个话题,这得到了所有评委的赞赏。

    这是它获得评审团奖的原因,结果应该是整个评奖过程中最没有争执的一个,只是可能有一些评委愿意给它别的表彰——?#27604;唬?#24456;快我们就取得了完全一致。”

    凯特笑着看了看同事们,大家都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至于评委会特别表演?#20445;?#25105;想要说,任?#25105;?#20010;奖项都是独一无二的,并不是说某个奖无法给你,然后我们就另外设置了一个奖。我们没有必要那么做,所以?#36824;?#26159;你提到的最佳男演?#20445;?#36824;是特别表演?#20445;?#26368;重要的都在于他们奉献的表演。马塞洛在?#24230;?#33293;惊魂》中的杰出表现,同样也没有引发太多的争辩。

    我们知道,在戛纳,曾经有关于技术的特别?#20445;?#26377;关于同性的特别?#20445;?#26377;关于电影人职业生涯的特别?#20445;?#21253;括这一届有关于电影的特别?#20445;?#22312;主竞赛、一种关注、短片等各单元,也都普遍存在特别奖。所以当评委提及我们是否可以为演员表演,这一电影中最重要的元素之一,特设一个奖项的时候,所有评委几乎当?#26412;?#19968;致同意。

    那么观乎所有入围作品的演员们,我们其实相当快就将视线看向了季铭的演出。在?#38431;?#35265;神仙?#24503;?#20043;地?#20998;?#20013;,他塑造了一个平静的焦虑者形象,他的整个人物是纯真的,但是当他在偏远的乡村遇见一心希望前往大城市的孩子之后,他认识到即便在他?#21738;?#20013;的乌托邦,似乎也存在一种单一的价?#20498;郟?#21363;成功的范式是受限的。

    我们可以看到,在这之后,他在那座神灵?#24503;?#30340;山峰上,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表演,很多评委都认为,这段表演给了他们一个全新的窗口,一个透过很多刻板元素来观察一个悠久而丰富的文明的窗口——季铭的表演与中国古代诗歌的共振,让我们在体会人物的同时,获得了这一额外的重要收获。

    同时,当我们去观察整个电影和季铭的整个表演时,我们发现他对情绪的?#30001;?#21644;控制有强大的能力,甚至为整部电影提供了一条情绪主线,从而使电影拥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,直击内心的气质。这非常惊人,这是一种强大的表演实力,也让我们非常期待,这是否是一种可以创造出更大能量的表演方式——至少在这部电影中,我们已经被他打动。

    所有这些因素,都最终说服了评委会,是的,我们应该给他一个表演上的特别表彰,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,也是必要的。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是凯特·布?#35760;?#29305;在整个记者会上,最长的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?#27604;?#23427;会被记者们如实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中国记者从这里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。

    不是个猪肉?#20445;?#20063;不是第二影帝——影帝的表?#36855;?#20110;男演员展现了出众的角色塑造能力,而特别表演奖则侧重于演员本身借?#23665;?#33394;展现出来的表现特点和实力。

    一个在乎于角色,而另一个在乎于演员。

    著名电影刊物《银幕》在稍后的奖单长篇报道中,也?#31491;?#24133;地报道了这一命题。

    “评委会显然认为马塞洛(这里指的是电影角色,而非同名演?#20445;?#26159;本届入围电影中最值得表彰的一个由?#34892;?#28436;员创作的角色,所以他获得了最佳男演员。而同时评委也觉得?#38431;?#35265;神灵?#24503;?#20043;地》的主演季铭,是所有入围电影的男演员当中,展现了最别具一格的表演风格和表演方式的。

    我们可以理解,这两者并非总是统一的。

    ?#34892;?#20154;确实更适合某一角色的塑造,在这个角色上,也许只有上帝能够胜过他。但这不等于适合这一角色的表演,在整体的评价上也是最得人心的。反之,一个展现了令人着迷的表演风格的演?#20445;?#20063;许并不能够在他的角色上完全发挥出来,角色和演员直接契?#24076;?#26159;个谜题。那么他显然无法跟前者竞争最佳男演员——这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现对于《银幕》的持中,很多大众媒体、网络,对于本届戛纳的评价并不是完全肯定。

    甚至有影评人在奖单出炉后,发现并没有大受好评的《燃烧》,于是他把自己珍藏的《卡萝尔》蓝光CD给烧了——这是评委会主席凯特·布?#35760;?#29305;的杰出作品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一种抗议。

    “戛纳评委会继续分猪肉,双黄蛋、特设奖一个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否可以预见,戛纳入围电影人手一个奖的一天?”

    “对法国的妥协,戈达尔不能空手而归。”

    ?#21834;队?#35265;神灵?#24503;?#20043;地》独获两?#20445;?#20975;特想要去中国发展了么?”

    恶评如?#20445;?#23588;其是法国本土中北部的媒体,?#38405;?#37096;的戛?#20667;?#24433;节一贯?#28526;?#24694;意。以至于电影节艺术总监福茂不得不在接受采访时,直白地表明:“无论戛纳怎么做,法国媒体对戛纳的恶意都不会减少半分,但那又如?#25991;兀?#25115;纳依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国际电影节,最多元的,最包容的,最专业的,广受认可的,我为所有的工作人?#20445;?#21253;括评委会评委们的伟大工作,感到骄傲。”

    在被问及特设奖时,福茂也很坦率地承认了,是他?#25512;?#22467;尔否决了戈达尔“荣誉金棕榈”的想法:“那是电影节授予的重要奖项,需要更多的?#33268;?#21644;必要性,因此我否决了这个提议。至于特别金棕榈,或者特别表演,那都是评委会的权力和职责,我不会,也无法干涉。但我完全认同评委们根据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奖单,戛纳强烈捍卫他们的这一天职。

    这就是戛纳,这就是我们的传?#24120;?#25105;们的现在,?#32422;?#25105;们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相对于德高望重的戈达尔,季铭?#27604;?#26174;得分量不足——?#36824;?#20854;实很多涉及到他的恶评,除了个别针对中国演员的敌对媒体,也真没有什么攻击到他本?#35828;摹?br />
    大约就是借着他攻击戛纳,攻击评委会。

    反而有相当多的关注力,在于他的表演和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红毯男神变身特别表演奖得主,我们将迎来一个如此迷?#35828;?#20255;大表演者?”

    “Ming获评委会强烈肯定,认为其表演实力应获得十足期待。”

    “旋风中国Ming,究竟在?#38431;?#35265;神仙?#24503;?#20043;地》献出了什么样的表演,得以完全地征服了戛纳评委会?它应该有机会在欧洲上?#24120;?#30456;信很多人都忍不住要前往一睹究竟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去找Ming拍一部秀色可餐的新电影吧,我们迫?#34892;?#35201;一个能挑动荷尔蒙的新男神了。”

    当一个人变得不同之后,很多属于整体性的偏见?#25512;?#35270;,都将自动自发地消失——很少有欧洲人在这一波新闻中,说季铭的脸很亚洲,或者很难辨认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是季铭,他的?#24120;?#24050;经是季铭的?#22330;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颁奖典礼结束之后,评委们被拉去影视新?#27431;?#24067;?#34892;?#24320;会,现场则是一片交际大会的模样。拿奖的和没有拿奖的,各自都有各自的表演,?#27604;?#25991;晏和季铭,也接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祝贺。

    应付了几波之后,季铭把奖座托给了文晏,自己找了个小角落,发了视频出去。

    几乎是他发出去的同时,对方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手机上出现了初晴使劲瞪大眼睛的?#24120;?#22905;穿着睡衣,靠在沙发上,不施粉黛,却无比动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隔着大洲对视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压抑着的笑声,甚至无法用文字描述,季铭笑一串,然后沉默,初晴?#20013;?#19968;串,继续沉默,两个人亮晶晶对视着,同?#27604;?#30528;笑,同时看着对方忍着笑的脸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别人肯定说我拿?#20445;?#39640;兴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你有点傻。”

    ?#21834;?#24590;么样,厉害吧?”

    “厉害!”

    又是忍不住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睡,国内两点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你还打视频过来?”初晴弯弯的眼睛带笑:“奖杯呢?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回?#39057;?#35753;你?#31383;桑?#22312;文导那里。是个方块,上面有根棕榈叶,不是杯子,很沉的。”季铭靠在?#22870;?#19978;,?#21592;?#36208;过的一位黑妹妹,认出他来,?#36824;?#30475;到在通话,就没有走近,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季铭笑着点头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在电影宫啊,这边刚结束颁奖典礼,”季铭把手机拿开,看了一下:“大家的消息都很灵敏啊,微信快要炸了。”

    “戛纳哎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平时也挺多话的,这会儿却时不时总是看着对方,一下就沉默下来,但这沉默绝不是?#38480;?#30340;,生冷的,而是温柔的,缠绵的,两个人都?#19981;?#33021;一伸手就?#24403;?#20303;对方。

    但做不到,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mua,”季铭亲了镜头一下:?#26696;?#25165;在台上?#34892;?#20320;了,不知道国内能不能看到,我的—让杨姐发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又是沉默,沉默却不想?#21494;稀?br />
    “行了,你赶紧去吧,”初晴看着这一会会儿,季铭就跟好多?#35828;閫分乱猓?#29978;至还有停下视?#25285;?#21435;跟人问好的,可见他有多忙:“别忘了给阿姨报喜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才不会熬到这个时候,刚才睡觉前给我发了个微信,祝福我,更重要的是,让我拿奖了也别给她打电话,奖又跑不了,明天知道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挂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拖啊拖啊……

    还是要挂,45度的上仰角处,想念蔓延成灾。

    挂了视?#25285;?#23395;铭好好儿地打点精神,开始交际——认识了一大帮的欧洲影人,随着中国市场对欧洲电影显?#36855;?#26469;越大,实际上去年欧洲电影在中国的票房收入,就几乎平齐北美了,按照趋?#35780;?#35828;,今年超过是大概率。

    钱是万能的,所以更多的欧洲电影人也希望跟中国电影人能有合作的机会——最好能把他们带进中国市场。

    季铭,从本届戛纳开始,?#27604;?#26159;最佳?#25628; ?br />
    这一晚上都显得那么不真实,颁奖、交际、晚宴,觥筹交错的片商,如云如雨的男女,跟联合国宣传片里一样丰富的面?#31069;?#37117;不断在季铭面前刷新。

    回到?#39057;輳?#24050;经是当地时间凌晨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回国之前,有两个专访,”杨如意也是一?#21271;?#21463;摧残的样子,她的手机?#20848;?#20063;在充电呢:“一个是独眼?#35828;?#19987;访,我主动找的他们。”

    懂。

    微博现在是最具影响力的公开?#33268;?#24179;台,独眼浪在这个时候就很重要了。杨如意在季铭拿奖之后,几乎是第一时间联系了独眼?#35828;?#35760;者,对方也超级合作,拿季铭得奖的第一个专访哎,天哪,只?#36824;?#26159;报导的时候,稍微帮他吹一吹而已,季铭这样的,吹什么都不吃亏啊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是法德文化台ARTE的一个专访,是她通过电影节工作人员联系到我的,对方说从开幕红毯就注意到你了,很希望能有机会把你介绍给欧洲观众。这个电视台我了解了一下,是由法国和德国合资举办的,主要是文化艺术领域的内容,在欧洲很有影响力。反正?#36824;?#36825;么样,光是受到专访,也够吹一吹了。”

    还挺直白。

    虽然批判起别人来挺有劲,但轮到自己的时候,身体还是很诚实的。

    “对方叫芙拉,是个女记者,就是我法语不太好,英语也不太好,所以交流起来有点困?#36873;?#21710;呀,这回来,我就真希望能把法语学好,快速的、准确的,学会法语。”

    毕竟以后大概率是有机会再来法国的。

    “许愿成功。”

    我也想啊,尤其颁奖的时候,听天书一样,很难受的。

    谢?#35805;。?#20320;来一趟法国,许愿术有进步啊。

    季铭笑了笑,突然想起来,在颁奖的时候,锦鲤似乎发出过声音,只是当时太激动,就没有注意,这会儿才从记忆里重新响起。

    “梦想成真!还愿任务:在戛纳拿一个属于自己的奖吧。”——这是“有所收获”许愿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还愿任务完成!”——这是拿到评委会特别表演奖之后。

    啊哈?

    季铭想了想,按照时间,这个还愿任务应该没有发挥作用,评委会就决定了他的奖——嘻嘻,有点高兴怎么着。

    锦鲤:渣?#23567;?br />
    季铭颇为委屈,他只是有一点点矫情而已,并没有那么多,还称不上渣?#23567;?#30495;正的渣男,应该指着锦鲤说:要不是你,我就能享受靠自己成功的喜悦,噫,真的渣。

    “独眼浪明天九点,然后ARTE是下午两点半,呃,独眼?#35828;?#37319;访提纲明天早上8点之前会发过来。芙拉那边没有采访提纲,你要有不想回答,或者?#35805;?#25569;的问题,可以直接跳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休息吧,如果睡得着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?#27604;唬?#19968;个小奖而已,我至于么?”季铭把杨如意送出门去,上了保险,狂奔而回,扑在了大床上:“季铭,你也太牛逼了吧!!我太佩服你了!!”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我成了一条锦鲤最新章节。
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
大乐透规律破解14年 网赌骰宝 时时彩后二稳赚公式 宁夏11选5走势图基本走势 网球王子 双色球稳赚不赔的秘籍 骰子玩法大全游戏规则 辽宁省体彩11选5平台 苹果商店赚钱 彩红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