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|吉林快3走势推荐|

潜行追凶

第342章 幕后交易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潜行追凶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老式酒馆里的人就像忽然一下子都清醒了一般。之前休憩式的坐在那里的几个酒鬼也晃晃悠悠站了起来。顺势抄起旁边的东西,他们俨然都是这里服务生的帮手。

    之前还嚣张异常的?#21476;搜?#36842;这会傻眼了,他喉咙不停吞咽的看?#28504;?#21608;,支支吾吾道:“嘿,哥们,这下怎?#31383;臁!?br />
    “不好办了。”蒲安东赶忙安抚自己的两个弟弟,又双手下压示意其他人员冷静,“我们并无恶意,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找人还是?#20063;紜!?#19968;个喝醉酒的男人叫嚷?#29275;?#26082;然不懂规矩,就让他们懂懂规矩,上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说再多也没用了,就管理七八个喝醉酒的男人一拥而上,加上服务生一起,他们?#25512;咽?#19977;兄弟瞬间混战在一起。?#21476;搜?#36842;吓得包头乱窜,最后索性躲到桌子下面,甭管外面发生什么,他也不想在挨揍了。

    卓乐峰和钟凯欣?#24149;?#20048;时光没有持续多久,因为很快,他就要知道?#28508;?#21457;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电话响起后,卓乐峰支开钟凯欣了解情况,这次果然是金晓?#30475;?#26469;,且就是告知他那四个?#19968;?#20986;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是麻?#24120;?#36825;点事情都做不好。能?#33618;?#24110;?#20063;?#21040;那个鸵鸟叔是个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金晓晨得意道:“早帮你搞定了。这个鸵鸟叔原名金昌尹,他的父亲是庆南帮创始人之一。早前他父亲不让其插手庆南帮事情,但是后来金昌尹的父亲身亡,金昌尹为了查明真相介入帮内事务,自此引发了庆南帮的一阵腥风血雨。事态平息后,金昌尹又不愿管理庆南帮,便交出管理权,只在他父亲以前经常去的那家酒馆营生过活。那家酒吧的常客都是金昌尹的追随者。平常人也不敢在那家酒吧闹事。因为金昌尹身份特殊,即使他现在?#36824;是?#21335;帮的事情,可一旦有人因为庆南帮的事情找到他,真的有他出面时,庆南帮大佬都势必会给点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那四个?#19968;?#19981;懂规矩,跑到人家地头闹事,这是摆明要?#21693;?#24773;搞砸。”卓乐峰知?#26469;?#20107;不容有失,“再帮我多收集些金昌尹的资料。我们在韩国也许确实需要此?#35828;?#24110;助。”

    终于开始做事了,休闲的时间总是很短,但是卓乐峰也知道钟凯欣可不想一直这样玩下去。

    过去一把拉住钟凯欣的手,卓乐峰慌忙离去。在路上,他跟钟凯欣解释了现在的情况,而到了现场后,这两人才明白那四个蠢货?#21693;?#24773;闹得有多大。

    ?#21693;?#19977;兄弟确?#36947;?#23475;,他们三人将酒馆里的几个人都打伤了,但是后果就是,庆南帮其他人聚拢过来将四人围在酒馆里。

    看着里里外外黑压压的人群,卓乐峰和钟凯?#20048;荒?#26242;时隐匿。从远处看去可知,那四人都已经被捆绑在酒馆正中,那个服务生捂着被打?#35828;?#40763;子,又在蒲安东的脸上揍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这要出人命。”钟凯欣很担忧,“难道我们就这么看?#29275;俊?br />
    “这是鸵鸟叔金昌尹的地盘,金昌尹没发话前,?#21693;?#19977;兄弟和?#21476;搜?#36842;至少性命无忧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那个鸵鸟叔现在在哪?#20426;?br />
    卓乐峰看了看四周,又招招手示意钟凯欣跟着自己。两人绕到酒馆的后方,看?#25490;?#36793;的垃圾桶和墙壁,互相一个对眼就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卓乐峰单膝跪地,双手?#20982;?#38047;凯欣的腿往上一?#20303;?#22899;人轻盈的抓住上方?#29238;耍?#21448;是上了墙壁后翻身进入窗户。紧接着身体探出来,钟凯欣拉住跳跃的卓乐峰。借着一股力道让卓乐峰踏入墙上,两人 先后进入窗户,从后面混入了酒馆。

    这家酒馆分成前后两个部分。前面部分是院子和酒馆,后面则是一处老式住宅。卓乐峰和钟凯欣进到屋内后,他们小心的走在过道上,刚?#31456;?#36807;一个推拉?#29275;?#21331;乐峰便注意到这个屋子的墙上?#26131;?#19968;幅鸵鸟的壁画。

    钟凯欣小声道:“鸵鸟叔鸵鸟叔?难不成这人真的?#19981;?#40501;鸟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晓晨已经给过来更多资料,所以卓乐峰自当清楚鸵鸟叔和鸵鸟的渊源:“他还真的养过鸵鸟,特别是他父?#33258;?#32463;送给他一只鸵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除了鸵鸟壁画之外,在屋内他们还看见一些鸵鸟的小装饰和小物件,这样一个对鸵鸟痴迷的中年男人确实?#34892;?#31070;秘,不仅卓乐峰,钟凯欣也想见见其真容。

    又是走了没两步,两人听到旁边?#34892;?#21160;静,卓乐峰让钟凯欣小心,他自己探头朝着左侧看去,却并未见到人影。正当他准备环?#24736;?#20182;地方时,一种警惕感让卓乐峰猛地扭头看向后侧。就在两人身后,一个中年男人正悠闲的端?#28504;?#26479;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人。

    钟凯?#32769;?#20102;一跳,自知他们是非法闯入私人领地,当下赶忙致歉:“对不起,我们并非故意闯入。”

    等说完之后,钟凯欣才意识到这里是韩国,对方可能听不懂国语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一个?#34892;?#36457;脚的国语传来:“小姑娘,闯入还非故意?#31570;还?#24847;?酒吧在前面,后面是私人住宅,你们这样很不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金昌尹前辈,冒昧打搅,还请宽恕。”

    卓乐峰可是看过金晓晨发过来的照片,所以他一眼认出这个其貌不扬,已经?#34892;?#36523;材发福的男人,就是多年前让韩国黑道风声鹤唳的鸵鸟叔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哦,认识我也不奇怪,毕竟我这么出名。”金昌尹自嘲道,“但是你们这样做,让我也难堪。我的地盘,可不予许别人随意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前面堵了很多人,我们也是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和前面那四人认识?#20426;?br />
    ?#20843;?#26159;吧。既然在这里碰见金昌尹前辈,那就想请金昌尹前辈放过那四人。那四人做事莽撞,可他们仅仅是想见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想见我的人多得是,我谁都见,岂不是要忙死。再者说,那四人不是惹了我,而是惹了外面古田那些人。现在古田要教训他们,我可不插手。”

    之前?#25512;咽?#19977;兄弟叫嚣的服务生就是金昌尹的跟班古田。平常酒吧都有古田负责打理,今日?#21693;?#19977;兄弟和?#21476;搜?#36842;惹了古田,怕确实得受点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只是皮肉之苦是小,彻底和金昌尹闹僵,不利于接下来寻找江俊彦。特别是此次韩国之行,卓乐峰等人肯定要和庆南帮打交道。本以为可以利用金昌尹接近庆南帮,但是现在连金昌尹都得罪,后面庆南帮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知?#32769;?#22312;说再多也没用。那四人惹了古田,更是在你的地盘上闹事,你们怎么惩处他都正常。但我想,很多时候都是不打不相识。如果可能,我想利用这个机会和鸵鸟叔交给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,我没听错吧。”金昌尹故意挖了挖耳朵,不屑道,“来找我的人多得很,想和我交朋友的人也很多,但是这种交朋友的方?#20132;?#30495;的少见。前面有?#35828;?#20081;,后面有人跟我握手言和。你真当我金昌尹没脾气?还是我交朋友的门槛太?#20572;俊?br />
    “前辈的门槛自当很高,前辈也不会轻易接受他?#35828;?#35831;求。所以我知道,若非给前辈一个见面礼,前辈不会和我们继续交流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给我送钱送礼?哈哈,好啊,你打算送我什么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的礼物,前辈自当看不上。但是我要送的礼物,前辈一定愿意接受。我知道前辈有一个儿子,名叫金?#23376;印?#21069;辈很疼爱你这唯一的儿子。只是很可惜,在不久前,金?#23376;?#20986;了车祸,?#20004;?#36824;躺在医院里。你一?#26412;?#24471;这场车祸不一般,只是苦于没?#34892;?#30340;线索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我儿子?#19981;?#36187;?#25285;?#20182;开车的水准一直很高。但是那天,他的?#24213;?#20986;现问题,又被人刚刚撞了,所有事情凑在一起没这么巧。”金昌尹捏?#28504;?#26479;的手在颤抖,“你说这么多,难不成你要送的礼物是和我儿子有关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前辈爱子之心我能体会,我也相?#29275;?#20320;儿子一定能平安无事,从医院出来后可以继续开赛车。可前辈?#38393;?#30340;疑团一天不消除,你便一天放不下。所以,我想跟前辈做个交易。我送前辈一个真相,前辈就放了前面那四人,我们大家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哈,你凭什么说可?#24895;?#25105;一个真相?车祸?#20004;?#24050;经一个礼拜,我也找人查了一个礼拜。我都查不到幕后黑手,你又能如何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这些?#31570;?#38656;要前辈过问,?#26131;?#26377;我的办法。我只需要前辈告诉我,你愿不愿意跟?#26131;?#36825;个交易?#20426;?br />
    金昌尹看着眼前两个年轻人,他的内心很激动,他期盼着真相,只是,眼前这两人可?#24895;?#20986;真相吗?

    “你要几天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两天!”

    “只要两天?#20426;?#37329;昌尹眉?#26041;?#38145;,“你们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卓乐峰。”

    “钟凯欣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得你们的名字了。如果两天后,你们能给我一个真相,我金昌尹答应你们,不会?#24179;?#21069;面发生的事,除此之外,从今往后,我就是你们在韩国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番表态,卓乐峰终于可以放心离去。他不会在意酒馆内那四?#35828;?#40635;?#24120;?#22240;为有金昌尹在,古田决然不?#21494;阅?#22235;人下死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两人从后面的小门离开。

    一出来,钟凯欣就赶忙拉着卓乐峰不停问道:“你为何知道这么多?还有,我们凭什么两天就能查到他一礼拜都没法查到的真相?#20426;?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潜行追凶最新章节。
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
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爱彩乐 排列开奖结果查询历史记录 双色球官方的app 青鹏棋牌手机官网下载 后三组六单式万能码014 快三高频彩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 北京11选5走势图任选基本走势图 坐标图网 开元棋牌app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