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|吉林快3走势推荐|

重回八零盛世农女

219:腹黑的烟烟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最新章节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笑着道:“这孩子确实聪明,反正比我这个老太婆聪明,我们郑家能有这么个好孙女,是我们上辈子积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郑玲玲看着倪烟,五官都要扭曲了,嫉妒又愤怒。

    倪烟成了个宝,郑娴静现在成了根草。

    现在诺大的郑家,谁还记得郑娴静?

    以前倪烟没来的时候,郑娴静是郑家唯一的孙女,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也是圈子里著名的名媛,自从上次的生日宴之后,郑娴静从名媛成为了笑话。

    是倪烟抢走了郑娴静的一切!

    如果没有倪烟的话,郑娴静现在依旧是郑家的唯一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郑玲玲现在恨不得直接掐死倪烟。

    姜医生说得对,郑家最难对付的人就是倪烟。

    倪烟这个人,看似年纪小,实则心计颇高,比一百个倪翠花还要难对付。

    郑家如果没有倪烟的话,倪翠花根本不堪一击!

    倪烟觉得头?#34892;?#26197;,站起来道:“爷爷奶奶,我?#34892;?#22836;晕,先上楼休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郑老爷子赶紧站起来道:“好的,那你快去吧,等吃饭的时候,我再让人?#24515;恪!?br />
    倪烟点点头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鬼门十三针很耗费心力,倪烟几乎刚躺在床上,就就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    姜医生也没在郑家多呆,和郑老太太聊了会儿,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姜医生前脚刚到家,郑玲玲和孙武后脚就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郑素玉已经醒了,郑玲玲?#27604;?#32039;张。

    ?#27604;?#32039;张的人不止郑玲玲,还有孙武,孙武已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好日子,万一郑素玉把事情全部秃噜出来了,没了郑家这?#20040;?#26641;,他该何处何从?

    回去喝西北风吗?

    姜医生看着郑玲玲,?#34892;?#24778;讶的道:“你怎么来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将包?#35834;?#33590;几上,“姜姨,素玉姑姑的情况您也看到了,我们现在怎?#31383;?#21834;?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姜医生给郑玲玲倒了杯水,“咱们这么多年都过来了,你慌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现在哪里还?#34892;?#24773;?#20154;?#31471;着杯子道:“姜姨,我觉得素玉姑姑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,在这样下去的话,万一哪一天她全部想起来了,我们就全完了!”

    郑玲玲越想越慌,?#35834;?#33080;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没错。”姜医生点点头,“郑素玉已经全部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连姜医生都没想到,倪烟的医术会那么好,居然治好了郑素玉的癔症。

    她从一开始就没有轻看倪烟,没想到最后还是看轻了倪烟。

    倪烟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

    郑玲玲手中的杯子直接掉在地上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?#20843;亍?#32032;玉、素玉姑姑真的已经想起来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真的......”

    姜医生一句话还没说完,孙武就从沙发上跳起来,“完了!完了!这下全都完了!我们赶紧逃吧!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点出息?#20426;?#23004;医生?#32874;?#23385;武,?#20384;?#30340;道:“逃跑是最见不得人的一种办法!你们在郑家?#21015;?#33510;苦这么多年,难道最后还要落得一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名声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语落,姜医生转头?#32874;?#37073;玲玲,“还有你!玲玲,你到郑家已经三十三年了,娴静也二十一岁了,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,半点长进也没有?遇到一点小事就慌成这样!就你这样的,还想挤走倪烟,成为郑家主母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姜医生是面带笑容说出这番话的,但是郑玲玲却没从这个笑容里看到任何温暖。

    郑玲玲张了张嘴巴,接着道:“那、那我应该怎?#31383;歟俊?br />
    郑素玉现在已经醒了,?#20999;?#35265;不得光的事情,?#31449;?#26377;一天会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现在的郑素玉对于郑玲玲来说,就是一个定时炸弹,随时都有引爆的可能。

    她不是姜医生,她没有那么?#30475;?#30340;心脏。

    “放心,”姜医生从医药箱里拿出一根注射器,将里面多余的空气挤出来,“郑素玉不敢乱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见姜医生这样,郑玲玲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“对,还有那个孩子!”语落,她接着道:“那倪烟怎?#31383;歟?#20522;烟那么聪明,她肯定会察觉得出来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姜医生笑了下,将冰冷的针管直接扎进自己的手臂上,慢慢地推动针管,透明的液体慢慢渗入静脉之中,“那就让她变成第二个郑素玉!”

    第二个郑素玉?

    孙武眼前一亮,“这个办法好!省的我天天看着他们一家四口不顺眼!”

    在上官德辉没来之前,孙武是郑老爷子和郑老太太唯一的女婿,现在多了个有能力有上进心的上官德辉,孙武很明显的感觉到,上官老太太和上官老爷子对他的态度越发的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郑玲玲皱了皱眉,“这件事说得容易,其实是天方夜谭!倪烟可不是郑素玉,能任我们?#23194;蟆!?br />
    姜医生睁开眼睛,“你以为郑素玉就是个软柿子?在此之前,郑素玉可是名震京城的京城才女。”

    当年的郑素玉可谓是风光无限,最后呢?最后不还是成了人?#25628;?#24323;的疯婆子。

    才女?#22836;?#23110;子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“那您打算怎么做?#20426;?#37073;玲玲?#32874;?#23004;医生。

    “让郑家最无害的人动手。”姜医生道。

    郑玲玲眯了眯眼睛,“您是指素玉姑姑?#20426;?br />
    姜医生直接笑出声,“玲玲啊,你终于聪明了一回。”

    ?#20843;?#20250;听您的吗?#20426;?#37073;玲玲反问道。

    姜医生道:“?#39029;?#20837;郑?#20063;?#26041;便,这件事?#23194;?#26469;。打蛇打七寸,现在郑素玉的七寸就是那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孙武道:“可那个孩子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姜医生直接打断孙武没说完的话。

    孙武攸地闭嘴。

    郑玲玲点点头,“我大概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给你。”姜医生递给郑玲玲一个白色的玻璃瓶。

    还不等郑玲玲说话,姜医生接着道:“这个水无色无味,你把它交给郑素玉,相信郑素玉会有办法?#23194;?#28895;喝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郑玲玲伸手接过玻璃瓶。

    姜医生又补充道:“倪烟本就是个医生,她对药品比常人要敏感很多,告诉郑素玉,这个东西分三次?#23194;?#28895;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郑玲玲点点头,接着道:“郑素玉之前病的那么严重依然好了,万一这个药?#38405;?#28895;没效果怎?#31383;?#21602;?#20426;?br />
    姜医生?#32874;?#37073;玲玲,反问道:“玲玲,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什么人最安全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?#35835;?#19979;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姜医生接着道:“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姜医生这句话中的第二层意思之后,郑玲玲的?#25104;?#34987;?#35834;貌野祝?#19968;、一定要这么做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虽然郑玲玲也很希望倪烟去死,但是她更怕坐牢。

    这种事一旦被发现了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没有真的对郑家老?#23047;?#19979;手的原因。

    姜医生拍了拍郑玲玲的肩膀,“为了避免发生郑素玉那样的意外,我们只能这么做。玲玲,千万不要让心慈手软变成你最大的缺点。你要是当初能果断一点,不那么优柔寡断的话,事情也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!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。要么倪烟死,要么你们一家三口亡!”

    郑玲玲满脸苍白。

    一向老实的孙武却一点也不怕,“姜姨说得对!玲玲,你就是太优柔寡断了!如果当时弄死那两个老?#19968;?#30340;话,现在哪里还有倪烟那个小?#23601;?#29255;子什么事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双腿在发抖,“这样、这样我们会坐牢的!”

    看到郑玲玲这?#38381;?#21069;顾后的样子,姜医生有点?#21507;輟?br />
    姜医生一把抢过郑玲玲手上的玻璃瓶,“既然你不敢的话,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!反正你也不是郑家的亲生女儿,郑?#20063;?#20135;就留给郑?#38754;?#21644;倪烟母女吧!”

    孙武赶紧道:“姜姨姜姨您别生气,玲玲只是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郑玲玲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在孙武的?#20843;?#19979;,姜医生的?#25104;?#36825;才缓和?#35828;悖?#25509;着道:“有郑素玉在前面顶着,你怕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孙武顺着姜医生的话道:“玲玲,姜姨说的对,就算到时候真的东窗事发了,还有郑素玉那个疯婆子呢!你怕什么!又不是你给倪烟下的药!”

    “万一、万一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!”姜医生不?#22836;?#30340;打断郑玲玲的话,“玲玲!你以为你不这么做就高枕无忧了吗?你忘了你之?#30333;?#30340;?#20999;?#20107;了吗?#30933;切?#20107;要是被倪烟查清楚了,哪一样?#36824;?#20320;牢底坐穿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又?#35835;?#19979;。

    姜医生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的道:“玲玲,我们能走到今天不容易,?#20063;?#24076;望你就这么轻易的放弃?#25628;?#21069;的荣华?#36824;螅?#35753;它成为别人的掌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风风雨雨三十多年,这中间的心酸,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会明白。

    孙武赶紧道:“就算是为了娴静,咱们也得拼一把。娴静做惯了千金大小姐,由奢入俭难,如果没了郑家,她以后要怎么生活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?#24066;?#23601;这么的?#23194;?#28895;抢走娴静的一?#26032;穡俊?br />
    不?#24066;模?br />
    郑玲玲怎么?#24066;娜媚?#28895;抢走郑娴静的东西?

    “姜姨。”郑玲玲抬头?#32874;?#23004;医生,“我都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姜医生满意地点点头,“我老了,钱财权势对于我来说,都是过眼云烟,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一家三口,玲玲,趁着我们现在还能抓住郑素玉的七寸,你要好好抓住这次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您的一番苦心。”郑玲玲点点头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倪烟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,等她醒来的时候,窗外的天已经擦黑了。

    睡了一觉,倪烟的精神状态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去洗手间洗了把脸,换上干净的?#36335;?#20522;烟刚准备下楼,门外便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烟烟。”是倪翠花的声音。

    倪烟走过去开门,“妈,您什么时候回来的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翠花手上端着?#20449;蹋信?#19978;放着面包片和牛奶,“我早到家了。现在距离吃晚饭还有一会儿,你先吃点面包?#23092;妗!?br />
    倪烟拿起面包片和牛奶,接着道:“您去看过?#23194;?#22902;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去看过了。”倪翠花点点头,“你?#23194;?#22902;的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倪烟不着痕迹的蹙眉,“郑玲玲在家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怎么能直呼其名呢?#20426;?#20522;翠花接着道:“这让人听见了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郑玲玲确实阳奉阴违,但她并没有在明面上为难过倪烟。

    在外?#25628;?#37324;,她还是个好大姨。

    如果让被人听见倪烟对郑玲玲直呼其名的话,难免会被?#24187;?#30495;相的人扣上‘白眼狼’的帽子。

    倪烟知道倪翠花的顾虑,笑着道:“放心,我也只是背后说说,不会有人听见的。”

    倪翠花接着道:“我回来的时候就没见着她。?#36824;?#26159;她不在,连带着孙武都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前?#24187;?#21018;醒,这夫妻俩后脚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真是想不让人怀疑都难!

    ?#20843;?#20204;去哪儿了?#20426;?#20522;烟喝了口牛奶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倪翠花摇摇头。

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妈,您有没有觉得郑玲玲和姜医生有点奇?#37073;俊?br />
    “怎么说?#20426;?#20522;翠花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非常奇怪。”倪烟喝完最后一口牛奶,接着道:“妈,我们去看看?#23194;?#22902;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倪翠花点点头。

    母女二人离开房间,往郑素玉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倪翠花伸手敲门,?#20843;?#29577;姑姑,我是?#38754;茫?#25105;能进来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很累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。”里面传来郑素玉的声音。

    倪翠花抬眸?#32874;?#20522;烟。

    倪烟摇摇头,?#20843;?#20102;吧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刚醒,?#34892;?#20107;情还不能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母女俩来?#23047;?#27004;下。

    刚下楼,便看到郑玲玲孙武夫妻俩带着郑娴静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郑娴静,郑老太太惊讶的道:“娴静你今天不是有课吗?怎?#32874;?#22312;回来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娴静道:“是我爸我妈把我接回来的,我听说?#23194;?#22902;醒了,是真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郑素玉刚醒,郑玲玲和孙武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倪烟不着痕迹的勾唇,这夫妻俩,还是有点脑子的。

    难?#32456;?#25506;学里有这么一句话:看起来最正常的人,往往才是最不正常的人。

    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,这一家三口,丈夫?#28082;?#32769;实没什么存在?#23567;?#22971;子八面玲珑善于交际,孝敬老人。女儿聪明大方是知名大学里的?#35834;?#29983;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点点头,笑着道:“是真的!”

    郑娴静高兴的道:“真是太好了!我现在上去?#23194;?#22902;!”

    说完,郑娴静?#25512;?#19981;及待地往楼上跑。

    ?#36824;?#19968;会儿,郑娴静就垂头丧气的跑下来了,“?#23194;?#22902;说她很累,想多休息会儿。”

    郑老太太笑着道:“只要你有这份孝心,明天再去看你?#23194;?#22902;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郑娴静点点头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郑素玉也没下来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让佣人把吃的给郑素玉送到楼上去。

    倪烟站起来道:“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接过佣人手中的餐盘,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郑素玉的房门前,倪烟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里面才传来郑素玉的声音,?#20843;?#21834;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道:“?#23194;?#22902;,我是来给您送吃的的,我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倪烟拧开门把手走进去。

    郑素玉并没有躺在床上,而是坐在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梳?#26412;道?#20498;映出一张满是沧桑的脸。

    “?#23194;?#22902;,吃饭了。”倪烟将饭菜摆在桌子上,“奶奶说,这些都是您以前爱吃的菜,您快过来尝尝合不合您的为胃口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转身走过来,“你就是?#38754;?#30340;孩子,烟烟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嗯。”倪烟点点头,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笑了下,眼底看不清是悲是?#29627;?#24403;初?#19968;?#28165;醒着的时候,?#38754;?#36824;是个孩子呢,一转眼,她的孩子都这么大了,就跟做梦似的。”

    倪烟语调?#22478;常把?#30260;蒸如火,光阴走似车。几十年一?#21619;?#36807;,换个角度来看,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梦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?#34892;?#24847;外的看了倪烟一眼,“烟烟,听说是你医好的我。”

    倪烟也不否?#24076;?#30452;接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郑素玉接着道:“你也坐。”

    倪烟倾身坐在?#39318;?#19978;,“?#23194;?#22902;,这些年外面的变化非常大,要?#24187;?#22825;我陪您出去走走吧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素玉摇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在逃避什么吗?#20426;?#20522;烟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郑素玉握着筷子的手顿了下,“我疯疯癫癫了这么多年,能逃避什么?我只是不想出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,那个孩子。”倪烟语调淡淡。

    郑素玉猛地放下筷子,红着眼睛道:“你说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看着郑素玉,“?#23194;?#22902;,您放心,我和姜医生不是一伙的。我是?#31383;?#24744;的,您告诉我,三十年前,到底发生了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郑素玉很明显是唯一的知情人。

    “?#20063;?#30693;道你在说什么。”郑素玉重新拿起筷子,木讷的往嘴里塞着菜。

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?#23194;?#22902;,您之所以变成这样,是不是姜医生和郑玲玲的手笔?我奶奶对他们已经够好的了,他们为什么要这样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素玉不再回答倪烟的话。

    “您不回答的话,我就当您是默认了。”倪烟接着道:“那个孩子是谁?只要您给我一点点线索,我肯定能把这件事查的水落石出。”

    郑素玉依旧不说话,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吃饭机器。

    倪烟微微蹙眉,采用攻心之术,从郑素玉的反应来看,她最在乎的就是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您这样不说话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,说不定还会害了那个孩子。难道您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死于?#25970;?#21527;?据我了解,郑玲玲和姜医生都不是什么慈悲心肠的人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郑素玉快速地吃完了碗中的米饭,抬头?#32874;?#20522;烟,“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!什么孩子?#35838;也?#30693;道!我要休息了!你快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?#23194;?#22902;,您真的不打算说点什么吗?我知道,您已经会?#25351;?#35760;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郑素玉将倪烟往外推,“你说的我都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在?#23194;?#20010;孩子的命在赌博!”倪烟接着道:“像姜医生和郑玲玲那种人,他们是没?#34892;?#29992;可言的!”

    郑素玉将倪烟推到外面,‘扑通’一声关上门。

    唯恐这边的动静声会引起楼下郑玲玲的注意,倪烟也就再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郑素玉比她想象中的要顽固太多。

    门里,郑素玉倚在门后,掩面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。

    倪烟敲响了郑老太太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烟烟!”郑老太太?#34892;?#24847;外的看着倪烟。

    倪烟笑着道:“我来给您和爷爷送养生茶。”

    郑老太太道:“快进来,你爷爷他不在屋里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去哪儿了?#20426;?#20522;烟问道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顺手关上房门,?#20843;?#21435;陪你?#23194;?#22902;说话了,想看看你?#23194;?#22902;能不能想起来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倪烟将?#20449;?#25918;在桌子上,接着道:“奶奶,我过来,就是想跟您聊一下?#23194;?#22902;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闻言,郑老太太很紧张的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你?#23194;?#22902;有什么问题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摇摇头,“不是,您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郑老太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祖孙俩走到沙发上坐下,郑老太太喝了口养生茶,笑着道:“这茶不错,很爽口,没有药味,我最讨厌?#20999;?#24102;着药味的茶了。”

    语落,郑老太太接着道:“烟烟,你刚刚?#30340;愎媚?#22902;怎么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接着道:“?#23194;?#22902;已经?#25351;?#35760;忆了。”

    郑老太太惊得直起腰,“真的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点点头,“只是她现在不?#39029;?#35748;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郑老太太就?#34892;?#21548;?#24187;?#30333;了,?#20843;?#20026;什么不?#39029;腥希俊?br />
    “因为家里有人威胁她。”倪烟道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微微皱眉,“家里有人威胁她?谁会威胁你?#23194;?#22902;呢?#20426;?br />
    倪烟也不隐瞒,直接道:“?#19968;?#30097;跟姜医生和大姨有关。”

    姜医生?

    郑玲玲?

    郑老太太?#35835;?#19979;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一个是她三十多年的老姐妹,一个是她演了三十多年的女儿......

    “烟烟,你、你怎么会这么?#30340;兀俊?br />
    倪烟将孩子的事情跟郑老太太说了下,“奶奶,我当时听得很清楚,是姜医生在威?#34917;媚?#22902;,所以?#23194;?#22902;才不?#39029;?#35748;她已经?#25351;?#35760;忆了。”

    “孩子?#20426;?#37073;老太太的?#32426;?#30385;得很深,“烟烟,是不是你听错了?你?#23194;?#22902;还是未婚,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?而且,姜医生又为什么要威胁你?#23194;?#22902;呢?他们这么做的立场是什么?#20426;?br />
    一时间,郑老太太?#34892;?#26080;法相信倪烟的话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郑玲玲和姜医生完全没有做这些事情的动机。

    可能是倪烟听错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倪烟道:“因为?#23194;?#22902;知道?#25215;?#19981;可告人的秘密。奶奶,您还记得您之前和爷爷被人下毒的事情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老太太听懂了倪烟这话里的意思,“可是你也说了,这也有可能是食物和药物的相生相克而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相信郑玲玲会给她下毒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郑玲玲不该是那种没有良心的人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的母女情也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有一个母亲,会怀疑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哪怕这个女儿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奶奶,我知道您是个特别善良的人,可您善?#36857;?#24182;不代表所有人都跟您一样善良。”倪烟接着道:“?#34892;?#20154;不得不防,您就不觉得您和爷爷之前病的太奇怪了吗?姜医生是个医生,她想不动声色的做点什么真是太容易了!”

    郑老太太叹了口气,接着道:“烟烟,我知道你大姨这个人有的时候有点自私,其实她本性不?#25285;?#23601;是有点?#23433;啤?#22905;惦记的就是郑家的这点财产,其实之前?#19968;?#30097;你妈就是?#38754;?#30340;时候,我做了两份亲子鉴定,有一份就是被你大姨掉包的。”

    ?#34892;┗八?#28982;郑老太太没说出来,但是她都清楚。

    此时的郑老太太根本就没想到,她眼里只有一点?#23433;?#30340;女儿,就是让郑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的人。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你大姨怕郑家的财产都被你妈抢走,这个我能理解,所以我早早的便立好了遗嘱,郑家的财产,你大姨和你妈一人一半。你大姨虽然不是我亲生的,但我绝对不会区别对待的!”

    倪烟抬眸?#32874;?#37073;老太太,“奶奶,您是个好母亲,但她却不见得是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语落,倪烟接着道:“我现在还怀疑,?#23194;?#22902;的癔症也和他们脱不了?#19978;怠!?br />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,倪烟也不想在隐瞒郑老太太。

    以免到时候东窗事发的时候,郑老太太接受不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”郑老太太摇摇头,“烟烟你又不是神探,你肯定怀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要不咱们来打个赌吧。”倪烟道。

    “赌什么?#20426;?#37073;老太太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赌姜医生和大姨是不是幕后之人。”倪烟一字一句,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郑老太太笑着道:“烟烟,你真的想多了。我可以用我的人品担保,姜医生和你大姨都不是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倪烟微微勾唇,“奶奶,事情还没到水落石出的那一天,您现在说这句话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郑老太太看着倪烟道:“烟烟,你知道我认识姜医生多少年了吗?三十五年!从她带着你大姨横跨太平洋回到京城的时候,我就知道,姜医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大姨,你大姨,你大姨是我一手养大的,那孩子什么秉性我太清楚了,她绝对做不出丧尽天良的事。”

    整整三十五年,郑老太太不相信人心会这?#32874;?#24694;。

    更不相信,她身边有两个白眼狼。

    语落,郑老太太接着道:“烟烟你也说了,姜医生是个医生,她如果想做些什么的话,简直太容易了。如果她和玲玲真的太害我的话,我和您爷爷就活不到现在了。”

    倪烟知道,这个时候和郑老太太说再多也没用,唯有在铁证之前,郑老太太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奶奶,时间不早了,您早点休息。”倪烟接着道:“我跟您说这些也没有其他意思,就是想让您提防着点姜医生和大姨。还有我大姨夫,他那个人,看着老实本分有他没他都一样,其?#30340;?#22320;里还有着不为人知的?#24187;妗!?br />
    要不然孙武也不会和郑玲玲过了那么多年,夫妻感情还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。”郑老太太点点头,“烟烟,你说的话奶奶都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提防归提防,但郑老太太还是不相信郑玲玲和姜医生会做那种事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郑老太太将倪烟送到门外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时,走廊上响起了微不可见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接着,一道人?#21543;?#36827;了郑素玉的房间。

    ?#20843; ?#21548;到动静声,郑素玉拉开床头灯,从床上坐起来,警惕的?#32874;?#22235;周。

    ?#20843;?#29577;姑姑,是我。”郑玲玲从边上走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来人,郑素玉往床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郑玲玲扬起唇角,“看来姜姨果?#24187;?#35828;错,您都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?#23567;!?#37073;素玉摇摇头。

    郑玲玲将手中的玻璃瓶?#35834;?#24202;头柜上,“想?#23194;?#20010;孩子平安无事的话,您就乖乖听话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她吧。”郑素玉抬头看着郑玲玲,“你们这样做是会遭报应的!”

    郑玲玲笑着道:“看样子,您是不?#25954;?#37197;合了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素玉攸地噤声。

    郑玲玲接着道:“把这个东西分成三次,?#23194;?#28895;喝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想害烟烟?#20426;?#37073;素玉不可?#23478;?#30340;看着郑玲玲。

    郑玲玲道:?#20843;?#29577;姑姑您放心,这里不是什么毒药。倪烟不会?#34892;?#21629;之忧的,您要是不?#25954;?#37197;合的话,那个可怜的孩子可能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求求你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好吗?#20426;?#37073;素玉跪在床上,不停地朝郑玲玲磕头,“放过她吧!那个孩子太可怜了!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姜医生说得对。

    京城才女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不还是照样给她跪下,被她狠狠地踩在?#35834;?#19979;。

    倪烟的日后,只会比郑素玉更惨!

    郑玲玲往后退了几步,?#20843;?#29577;姑姑,您以前可是京城有名的才女,我可受不起您这样的大礼。”

    语落,郑玲玲拿起桌子上玻璃瓶,“既然您不?#25954;?#37197;?#24076;?#37027;我也就?#24187;?#24378;您了,毕竟,强扭的瓜不甜!”

    说完,郑玲玲便转身往门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她在赌。

    赌郑素玉会不会放下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郑素玉突然从床上跑下来,拽住郑玲玲的衣袖。

    郑玲玲回头?#32874;?#37073;素玉,?#20843;?#29577;姑姑,您还有什么话要说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我答应你!”郑素玉?#33510;?#30528;唇瓣,“我答应你!我什么都答应你......”

    郑玲玲弯腰将郑素玉扶起来,?#20843;?#29577;姑姑,?#22930;?#21153;者为俊杰,您早就?#20040;?#24212;了。您放心,那个孩子她现在生活的很好,没有人会为难她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郑素玉,这让郑玲玲非常畅快,一直到离开郑素玉的房间时,她的脸上都还挂着笑。

    走到楼梯口时,郑玲玲碰到了倪烟。

    “烟烟,这么晚了,你下楼干什么?#20426;?#37073;玲玲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知道倪烟没有那么简单,郑玲玲现在也不敢轻视她。

    倪烟脸上全是人畜无害的笑,映着?#22478;?#30340;梨涡,“我去楼下倒水,今天晚上的菜太咸了,大姨,您也是去楼下?#20154;?#30340;吗?#20426;?br />
    郑玲玲点点头,“对,我也是去楼下?#20154;?#30340;。时间不早了,你喝完水就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倪烟转身看?#25628;?#37073;玲玲的背影,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。

    看来,郑玲玲没她想象中的那么聪明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姜医生,不知道要比郑玲玲狡猾多少倍!

    现在当务之急,是赶紧找到那个孩子,幸好倪烟和侦探所的小周特别熟。

    要不然,这件事还真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郑玲玲一回到房间,孙武?#25512;?#19981;及待的问道:“怎么样玲玲,事情都办妥了吗?#20426;?

    零五文学 www.xdqxfp.tw最快更新重回八零盛世农女最新章节。
吉林快3豹子6最大遗漏
真正玩高频彩赚到钱的人 平民玩家最好赚钱的手游 AG日本武士开奖软件 福彩3d玩法 北京pk10赢通计划软件 葫芦兄弟官方正版 3d开奖走势 电影在优酷放映赚钱吗 全天吉林快三计划 小鱼儿30码期期必中特图